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冷漠的证券官僚们:小心从钢丝绳上摔下来!  

2008-04-21 11:3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漠的证券官僚们:小心从钢丝绳上摔下来!

  时势至于让我写这篇博文,心里非常沉重。我可能语无伦次,请原谅。

  首先申明,我个人是一个心态超稳定的投资者,偶然还是老师;其次要申明,这么多年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从来不怨天尤人,即使是去年的5.30,社会上群情激奋言辞过激,但我依然也是从宽容、客观两个层面看问题,说问题;再次我要申明,除了出于文彩的需求,我调侃过一些事和人(事实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最多的是调侃我自己,就像相声艺人不得不拿自己开涮一样),但我还不至于漫骂和诅咒过。

  我心情的沉重在于我觉得现在确实存在一个证券官僚阶层,而这个阶层目前正在把市场和老百姓当作对立面,在进行一场危险的博弈:他们走在牵引于民生和官僚之间的钢丝绳上,铤而走险。

  我并不是对于当前A股市场的具体点位表示担心和愤慨。我只是惊叹于综合部门的证券官僚们对于民生和市场趋势的冷漠。

  回顾长到5年熊市以后的今年,在国民经济持续向好的情况下,仅用了半年不到一的的时间,整体跌幅达到近50%,这在人类历史的证券史上都是罕见的!一个本应该来临的不能归功于当今证券官僚的正当的牛市却在两年不到一点的时间里就被扼杀(最起码回过头来看,已经是进入一个阶段性的熊市,而一般的理论认为,新兴市场跌幅超过30%并持续6个月就是“熊市”)!在这种情势中,争论“牛熊”并不重要;在一片“救市”声中,我们且不管其中有多少合理、科学因素。但至少,我们大权在握的官僚们也应该从良知的层面反省:是谁错了???维护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是老百姓的责任还是你们的责任???不作为、面对老百姓的呼声冷漠以待不是最大的腐败是什么???

  我知道我们的综合部门的证券官僚是被体面地称为“父母官”的,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让我想起远在异国的“叔叔官”。远的我们可以追溯到1914年7月27日,星期一,华尔街股市放量大跌,接下来又是难熬的几天,于是7月31日,在伦敦宣布暂停交易的情况下,纽约股票交易所宣布闭市。当代的“救市”也不是没有。曾在任18年的前美联储主席葛林斯潘回忆道: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我下飞机的(他当时正前往达拉斯参加美国银行家协会的一个会议,做作为当上主席之后的第一场重要演讲——傅慎注)第一件事就是问达拉斯联邦准备银行派来接机的人:‘股市最后怎样?’他说,‘跌了508’”。通常508的意思是指5.08%,当他知道纽约股市道琼斯指数狂泻508点,跌幅近23%,创下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之后,要求他的副主席在他的办公室“设了一个危机处理办公桌”,“一直讲电话到晚上”。葛林斯潘说,“美联储在股市恐慌中的工作就是避免金融瘫痪”。针对是不是救市的不同意见,那天晚上他跟他的幕僚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不必等待状况清楚……你知道人家说被枪射到是什么感觉吗?你会觉得好象被打了一拳,但伤害很可怕,你不会立即有疼痛的感觉。再过24到48小时,我们就会感受到许多疼痛。”葛林斯潘决定取消在达拉斯的演讲,乘飞机赶回华府,与葛林斯潘不约而同的是,财政部长吉姆.贝克也从欧洲匆匆赶回。美联储在第二天发了《申明稿》:“联准会乃我国之央行,为不负此重责大任,今特保证必为流动性之来源,以支援经济及金融体系。”举了这么两个例子我已经无力再说什么,我感觉到了A股恐慌背后的由众多因素合成的悲哀。

  我们的冷漠的证券官僚阶层没有任何权利以“减少对微观经济的干预”以及“让市场自行修正”来推脱自己的责任。我是说这是赤裸裸的政治谎言。作为市场监管的综合部门,应该知道一个简单的经济常识,当市场不能自己解决问题的时候,你必须出面解决。目前关于救市与否的双方可能都忽略了一个本质问题:救市并不是一个权宜之计,救市是对大到整个经济体制改革小到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负责,是对政治社会稳定负责,是对长久的民生负责,而不能仅仅停留在减少股民的亏损这个狭隘层面上。附带要说的是,凭良心说,我们的综合部门在这个市场上并不全部一贯碌碌无为。大家一定还记得去年的“5.30事件”其本质是用增加税赋——打击市场参与的热情——这一连资本主义也很少动用的武器——打压而不是引导市场减少风险,它的结果最后证明更加增加了市场风险,试问,为了市场的健康发展,6.4以后我们的综合部门又做了一些什么?

  写到这里,我的心情更加沉重,我们仰望着冷漠的证券官僚阶层走在高高的细细的钢丝绳上,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他们的技艺和胆识到底如何。对于胆识,因为良知也许已经泯灭,行为处于莽撞,所以不用怀疑;但对于技艺,我们则要忠告一句:冷漠的证券官僚阶层小心从钢丝绳上摔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