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是为投机说句好话的时候了  

2008-02-27 16:5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为投机说句好话的时候了

  ——读《我不是多头)

  我不得不承认这么一种观点:我们的观点需要改变。

  在挽救了美国经济大萧条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华尔街出现了两个代表性人物——“乡下人”查尔斯·E·美里尔和“波兰佬”本杰明·格雷厄姆。前者革命性地将连锁店的运营模式引入经纪领域,创建了“美林帝国”;后者则通过创建“证券分析”证明基本面研究的重要性,使得“投资”逐步取代“投机”而成为市场主流。我们很难说,1954年开始的长达10年的大牛市与他们的贡献毫不关联。事实上,10年牛市始终与发达的经纪网络和“投资意识”的胜利纠缠在一起。在这个过程当中,个人投资者在华尔街的作用日趋下降。或许跟我们这个时代有点相似,20世纪60年代参与股市的个人投资者数量翻了一番,但交易量占比却从1961年的51.4%下降到1969年的33.4%。依靠将华尔街这个永不停息的谣言工厂制造出来的小道消息和“炒股”秘诀传播给散户以赚钱的“机构”逐渐让位给主流基金——共同基金。

  如果我这样说,连“业内”也不反驳的话,那么,大概他们跟我一样也忽略了一个人,更准确地说,忽略了一个“现象”,如果不是这个(类)人和这种现象,也许不仅仅是华尔街,中国大陆的A股市场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人是迈克尔·斯坦哈特,从来没有象样赢过赌局的职业赌徒、犹太人索尔·弗朗克·斯坦哈特的儿子,来自本森赫斯特的孩子、斯坦哈特合伙人基金(前身为斯坦哈特·范·博考维奇基金)创始人。我认识他是因为他写于1999年的一本自传《我不是多头》(中国青年出版社2008年1月第一版)。

  这本书是一个朋友介绍给我的,而我读它却完全是因为书的名字——“空头”——跟传统共同基金也跟我的投资理念南辕北辙。我能够以将近10多年没有过的速度迅速读完它已经完全超出了上述范围。事后想来,我完全是受了三股力量的驱使。第一,他竟然是一个“空头”,当然是一定时期的“空头”而不是永远的。从理论上说,在一个经济实体向上的运动中,“空头”胜出的概率要远远小于“多头”;况且,“空头”赢利的绝对空间只有100%(在无杠杆效应的情况下),而“多头”是无极限的。第二,他经营的是当时并不算主流的对冲基金,他虽然比发明对冲基金的社会学家琼斯(A.W.JONES)晚了18年(前者1967年、后者1949年)但也算是先驱了。第三,是关于他的基金业绩:一些报纸在这位“饱经风霜的空头”、“迟疑的空头”1995年隐退的时候这样报道:“1967年投给我的1美圆到了我1995年关闭公司的时候已经变成了481美圆,如果投资标准普尔指数基金的话这个数字只有19美圆。我的一个早期投资人,里查德·古柏,一位芝加哥的生意人,告诉《时代周刊》,他28年前给我投资50万美圆,公司关闭时已经变成了1亿多美圆。”——这个意思是说,一般的共同基金年均收益率为15%左右,而斯坦哈特的对冲基金收益率在30%以上!!!更让人惊叹的是,在长达28年的基金投资生涯中,只有1994年处于负收益的年份。我不知道,在最近的一些美国证券史籍上为什么没有提到斯坦哈特先生,不管如何,从一个将近30年的长期看,他的基金收益是让人叹为观止的。

  因此,我们说,我发现,我们是到为投机说句好话的时候了!

  我在读斯坦哈特《我不是多头》的时候经常会想这么一个问题:什么是投资、什么是投机?这确实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大致上,我们说,如果一个资金投入是为了博取长期股利的话,这就是一个投资行为;相反,是为了博取市场价格利差的话,那就是一个投机行为。从这个原理出发,一般地我们流行地把资本市场的行为定位为价值型投资和成长型投资,从属性看,价值型偏向于投机;成长型则更偏向于投资。问题是,市场经常把这两类行为混淆在一起,让你无从判断。举例来说,假设你认为某上市公司是很有发展前景的企业,它的业务可能会以每年60%的速度增长,它的股票价格是70元,当前的市盈率是30倍,这个市盈率是合理的,低风险的。它适合于长期投资,然而当市场不理性的时候,这个股票价格从70元上升到140元,这时候就出现了价值分歧:它合理吗?你不管从价值还是成长性分析,你应该放弃它吗……实际上,在这个时候,价值和成长已经有没有清晰界限了。所以,综观斯坦哈特的基金历史,在好多时候,我不能分辨他是一个投机者还是投资者。他公开说,“价值观往往是时间和地点的产物,而这两者都是不停变化着的”。当然从他这一句话来看,他应该在自称的“投机分子”之列:“沃伦·巴菲特说过,‘如果一只股票你不肯持有10年,那么就别考虑持有10分钟。’我的情况是,我从来没有持有过任何一只股票10年之久,但我有过持有一些非常好的公司10分钟的特殊经历,而且获利不小。”

  读到这些,我是为这位“投机分子”节结叫好的。其实,我为他叫好更重要的不是这些。更重要的是,他的这本回忆录基本不能当作教科书而可以当作文学作品和传道书来看。他的一些睿智和他作为慈善家的所作所为——他与查尔斯·布隆夫曼共同创立的“以色列生存权”项目,给犹太游子创造了一个免费游历以色列、体验犹太文化的机会。

  可是,《我不是多头》可能还给我带来了另外的意想不到的收获:资本市场是为两类人创造的:一类是天才;一类是傻瓜。为什么80%的人亏钱?因为他们介乎于两者之间。关于傻瓜,很明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不管涨跌,长期持有、减少操作次数,分享长期的增长收益。关于天才,就是指的斯坦哈特之类。读《我不是多头》,看到斯坦哈特合伙人基金的制度安排你就知道,基金基本上依靠的是斯坦哈特的“市场的智慧”。比如他说,“知识是必要条件,但好象不是充分条件”,“股票市场里有一个不精确的现象:外行的观点有时跟专业人士的观点同样有价值,擦鞋匠跟经纪人都能成为股市里的天才”,这些话似乎是在说,虽然传统的基金的观点认为市场是由众多因素决定的,几乎是无法预测的。所以,投资活动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虽然斯坦哈特本人是高等学府宾西法尼亚科班出身),具有洞察市场的本能和知觉才是最重要的。具体细化到“斯坦哈特风格”,连他自己也承认,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他的独裁、暴君的粗鲁的风格。在他的回忆录中他是这样写的:“我承认在了我的短期预测的指导下卖出了很多股票,这跟我的分析师的观点不一致,有些卖出是天大的错误。1979年底,我刚刚休假回来,我的多年的合作伙伴,杰出的分析师奥斯卡·夏佛,大量建仓爱荷华牛肉加工公司。他很了解这家公司,买入股票的价格是每股大约24美圆。我们持有了一两个月;期间股价涨到29美圆。一天上午,我对市场感到紧张和不安。我把奥斯卡叫到办公室问他,‘这只股票会从这里上涨吗?’他坚定地回答说它是在上涨。我不满意,继续问他,‘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会让它启动呢?又会在何时发生呢?’他说‘我不知道短期它会怎么走。我只知道长线我依然看好它,它会涨上去的。’那天的晚些时候,奥斯卡吃午饭回来,到交易室的国通报价系统前打爱荷华牛肉加工公司的信息。‘你还研究那只股票干什么?’一个交易员说,‘麦克尔已经在你吃饭的时候把你的头寸卖掉了。’4个月以后,这家公司以80美圆的价格进行要约收购。我不能总保持正确,特别是在需要信任分析师的时候。”

  我之所以说这些故事,是想说,斯坦哈特并不总是有。从所谓短线大师几乎只有斯坦哈特幸存这件事情看,我们只能说,斯坦哈特只是一种流星出现的概率现象。斯坦哈特当之无愧是华尔街历史上在最为叛逆而又成功的空头大师。况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斯坦哈特虽然是“听消息买股票”出家的,但最终他还是依靠基本面分析、依靠对上市公司的了解和对市场的判断的基础上,从“价值发现”出发买股票的。

  除了我的上述读后感,《我不是多头》可以读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并且有好多地方是让人震撼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1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