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追赶太阳的人  

2007-07-09 10:53:32|  分类: 关于不是基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赶太阳的人

  这篇文章迟迟不动笔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没有任何起眼的地方。如果真的说有的话,那也不是那么炫耀,对于我们和她都是一种不幸,因为,她最不起眼的地方要算是她是一个聋子了。

  她是我的丈母娘。也就是我老婆的妈妈。

我认识她不仅仅完全是偶然,还是一种很世俗的缘分。我是先认识她,然后才认识我现在的老婆的,纵然那种认识的间隔才差了10来分钟。原因是因为,20年前,我那时候还是单身,因此,“皇帝不急太监急”,朋友们一致认为单身对于他们是不光彩的、对于我还是不孝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就经常被朋友们用一种中国人常用的方式“恶搞”着:今天介绍这个,明天介绍那个,也还有自己找上门的,大概有五六个的样子,都娱乐一样地过去了。后来有一天,我的小姨子找到一对现在刚刚离婚的朋友(想当年他们的婚姻也是我们“恶搞”的战利品),他们就把老婆介绍给我。第一天上我老婆家,她躲在闺房里,所以,进了门,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我现在的丈母娘。她那时候还不老,完全是城里人的派头。头发溜光往后梳着,一边给我沏茶一边用略微有点眯起的,好象要把你一眼看透的眼睛毫不避讳地端详着我。当然,那眼神是常人也能很容易看懂的微笑的、有那么点功利的眼神。后来我才知道,那眼神是表示同意女儿跟我交往的意思。而在当时,在那昏暗的灯光下,我一边抽着“金猴牌”香烟,虽然还有着十里洋场刚刚读书回来的“霸气”,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点怵惕。

  我其实到现在也还没问过,她当初为什么能够接纳我。按我的性格,我当初信仰的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而不管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都摆着一副清高的样子,而且我希望把我的缺点在第一时间暴露给对方。我会在第一次见面时毫不掩饰、毫不节制地抽烟,也会告诉对方我还能喝酒,我很穷,我没有一分钱存款,以及我其他的一些恶习……。而我的丈母娘竟然能容忍我。或许是因为我也姓傅她也姓傅,本家看我一个乡下人,动了恻隐的缘故?因为她的接纳,后来我的一些朋友问起她的时候,都学着我老婆衢州人的喊法,“姆妈”。

  我到后来才慢慢知道,她的那双完全是那种“绍兴师爷式的”的含笑的似乎是狡黠的眼睛,来自浙江文化名城绍兴。她祖籍是绍兴人,解放前的当年,她的父亲来衢州创业,把绍兴文化带到了衢城,办了一家衢城鼎鼎有名的年糕店,顺便就把她带了来,这一带,她就在衢城落了根。绍兴人的精明和“师爷文化”是遗传的。姆妈当然也不例外。除了外形以外,她的性格也是“师爷式”的,固执和具有统治欲。她认定的事情是没有任何理由地不容你分说的。比如,在她后来手脚不大灵活我们不让她动手烧饭的日子里,她一定也要像监工一样指挥你烧每一道菜的程序。如果是烧鱼,即使是海鲜,她也一定要你先在油锅里把鱼身煎黄煎透了,而不允许你学海边人直接用清水煮着吃,她始终认为“那怎么能吃?!”

  不过有一点,我不知道她像哪里人了。在我知道的她最喜欢吃的东西里,有两样东西。一样是海鲜。她喜欢吃海鲜到了几乎看到海鲜眼睛就会发绿的地步。在海鲜里面她尤其喜欢吃虾、目鱼和黄鱼,最喜欢吃蟹。除了平常礼拜,我们买菜会给她买这些外,记得今年上半年和去年下半年,我们一家和我小姨子一家分别专门带她去享受了一次海鲜大餐,回来后,我们真担心她肚子撑了。每一次,她都连着啧啧着:“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除了海鲜,另有一样所爱就只能用“痴”来形容了。这就是豆腐干。怎么形容她对豆腐干的痴迷都不为过,几乎到了每天每餐必备的程度。有一则笑谈,至今还为我们家人经常提起。好几年前,在她手脚还算利索的时候,有过一个星期天,她叫大家一定要回家吃饭,那时候菜饭还都她做,后来端上了一看,是一桌“豆宴”,共计有:豆腐干炒青椒,油豆腐烧大白菜,红烧豆腐,豆腐皮炖筒骨,千张炒肉片,大家以为这就算齐了吧,结果又上了一盘豆芽。

  我对她做的菜印象最深刻的,有一道菜,汤,当然是高汤。如果由她来决定,那么这汤就肯定不是筒骨汤,一定是排骨汤。有一次我忍不住就问,“为什么不做一道筒骨汤呢?”她不假思索地说,“筒骨汤有什么好,骨头上没肉,一点‘捞毛(衢州土话,不划算的意思)’都没有”我第一次上她家吃饭,她首先从高压锅里倒出来的就是一大碗,准确地说是一大沙锅排骨汤。我当时最费解的是她的汤为什么总是那么大份,到了第二餐又会加上香菇、黑木耳,再后来会加上千张之类的。更费解的是,明明家人都到齐了,她就是不肯把菜全部做完,总是留一些在冰箱里。后来,我终于问过她一次,为什么这样?这样菜不是不新鲜了吗?她同样是不假思索地回答:“菜是骗饭用的,烧完了,晚上不做人了?”“做人”一词,在衢州话里类似于体面的意思。她的意思,一次吃完了,下一餐吃什么?然而,很矛盾的是,她在对待饭的问题上却大反其道,每一次都做一大锅,总让大家两餐吃不完。我对她这种习性,到了几年后才读懂。我老丈人是北方人,找了一份驾驶员的职业,虽然曾经有交通部劳动模范的容光,但毕竟姆妈一生是家庭妇女一个,一直来没有工作,靠老丈人给她大半份工资,却要养活四男两女六个孩子!!!如果不是她的节俭,如果不是她的精打细算,何来她六个孩子的今天!

  也许是从她妈妈那里得的遗传,姆妈会喝一点酒,早年的时候什么酒都喝;但近几年,因为常年累月中耳炎的折磨,不大敢喝高度的了。但她还是很喜欢喝“肥酒”——她把“啤”字听成“肥”,一直叫顺了,我们也懒得纠正了。就像她从来叫我“傅正”一样。

  姆妈的爱好很有限。一是花。她以前的阳台上,现在的园子里少不了花。她的花都是一些容易繁殖、生命力强的品种。比如,紫罗兰、菊花、茉莉花等等。也许是她太虔诚的缘故吧,从她的手法看来,似乎她从来不谙养花之道,但每到季节她的花都开得格外鲜艳。二是鸡。她的喜欢鸡并不仅仅局限于喜欢鸡的蛋,而她真正是把鸡当作宠物看和养的。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见她比对待鸡那样还大方的。这些年来,她家的米吃得特别快,其去向就是鸡了。我有一次开玩笑地跟她算了一本帐,我问她,一年到头让鸡吃了的米到底可以买几只鸡回来了?她斥责我:“不要吵,不要你管!”三是……三是……如果那也能算爱好的话,那就是钱了。其实,她并不缺钱花。她有这么多儿女,都已经成材了,条件都不错。因为她没有“劳保”,大家每月定期和平时不定期都给她钱,我也是很长时间对她对钱的类似于拜物教的偏执很不理解。而慢慢地,我竟也能理解了。因为,不仅是对钱,对一切吃的、用的,她都有类似的情结。她非得把陈茶叶用完了才用新茶,她非得把旧衣服穿得不能穿了才穿新的。她经常在家里抱怨我的一进话就是,“傅正什么都好,就是要把我的菜倒了!”馊的菜要不要倒,变质的食物要不要扔,大概是我跟她最大的分歧了。她的这种偏执完全是一种节俭的理念。人的观点一旦变成理念就可能终生有改不了了。

  也许是因为我从来不拘小结,也许是因为在家里我最会跟她“吵架”,也许是因为我家有专门给她准备的越剧碟子,也许是因为我们夫妻和儿子是他们家族身子骨最弱的她觉得更应该加以呵护……总之,以前她最喜欢来我家小住。这几年,她的身子日益见弱了,已经对我家8层高的楼梯望洋兴叹,改成我们每星期去她家了。这已经成了习惯了,每当我有事没去,她就会念叨大半天:“傅正为什么没来?傅正为什么没来?”

  就我所知,姆妈从来没做过惊天的大事和说过很有哲理的话。但今年三月份的样子,她突然说了一句惊天的话,她说:“我如果要走,一下子就走了,不会拖累你们的。”她是1928年出生的,根据她的身体状况,她平常的食欲,我们一直认定她能或90岁以上。

  上星期四,她早上出门的时候跌了一跤,有认识的好心人把她送回来,但她突然有些失语了。她是个最能讲、最爱讲的人,失语对于她是很大的打击。医院检查,诊断是脑血栓。星期六下午,我和老婆、她小女儿、三儿子在她病床边,她醒来突然焦急地说:“拿去了,拿去了,你看现在还没回来。”我们只有安慰她。后来,她还是说“拿去了,拿去了……”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了。不久她就因脑部大量出血进入弥留状态。2007年7月5日,她平静地离开了我们。

  我一直对姆妈做的一件事情非常深刻。我在我儿子出生之前,曾在她家住过好长一段时间。那时候我们年轻,爱睡懒觉,每天每每听到她天不亮就起床,而那种日子总是阳光明媚的日子。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才知道,她是起床洗衣服或者洗被子了。我很疑惑,为什么晴天就都要洗呢?她很认真地说,“赶太阳。”

  她追赶太阳去了。

  我对姆妈说,如果太阳是您的理想,那您就快乐地去追赶吧。

  我对我自己说,对于我们的所爱,让她还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多爱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