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唐建:我不说你,说点别的  

2007-05-28 09:2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建:我不说你,说点别的

  真的觉得挺郁闷的。关于上投,我虽然至今没有买过它的基金,但它却一直是我信赖和推崇的。忽然,出了一个唐建。这事情不啻像听到10 年前听到的“基金黑幕”;不啻像听到江南第一猛庄——金信帝国——一夜之间之轰然倒塌。其实,唐建比后面两个事情更厉害,因为他离我们是那么近,又是基金“老鼠仓”第一案。扼腕叹息者有之,茫然无措者有之,还有缺德一点的,据说,上海滩某基金公司竟为这个事在晚宴时弹冠相庆,庆祝竞争对手惹上麻烦!

  不仅由于唐建的事情,不仅开放式基金的公信心受到了伤害,其余波更波及到基金行业。以前,听说博时基金经理做私募去了,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但这次,听说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助理、投资总监吕俊将离开他的椅子,被他自己否认了;而工银瑞信基金公司投资总监江晖已被确认离职,转向私募;富国基金投资总监助理徐大成也已递交辞职报告,流露去职意愿……有媒体不无无奈地写道:公募基金经理的新一轮辞职风暴有山雨欲来之势!而关于开放式基金信心受挫的一些说法也确实让人有点心痛心寒的。

  “唐建事件对基金业打击不小。最近公募基金经理都很消沉,抱怨薪水太低,加上风险和收入不成比例,好几个基金经理都强烈申请要做研究员。”一家基金公司投资总监说。

  多家基金投资总监说,“公募行业的收益与风险太不对等了,我们简直就是做贡献!到哪里不能赚这几十万呢?”

  “ST的不能买、重组传闻的不能买、价格严重高估的不能买。”富国基金副总经理、投资总监陈继武说。

  另一位投资总监则表示,“这两天茅台起来了,你就知道我们买什么了。宁愿买那些不会出错的股票,别的一概不敢碰了”。

  “总体上我们现在就持仓不动。不卖也不买,这样总不会错吧!我感觉现在公募干活的已经不多了。”

  “顶着每月排名的压力,还有极大的法律风险,不少基金经理对公募这个行业已经彻底失去信心。我觉得很有可能掀起新一轮辞职风潮。”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表示。

  好象基金已经暗无天日了。

  这让我不想再想、不想再说唐建了。因为,好象唐建挺冤似的。我情愿说点别的了。

  1、一直有人夸大基金经理的作用,追逐基金经理像追逐明星一样。关于基金经理的作用,让我想起毛泽东跟他的对手讨论过的一个话题:到底是人民群众还是英雄创造了历史?当毛泽东先生说“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人民创造历史”的时候,从历史的角度我从来对他的结论持怀疑的态度。因为,毕竟在他长达20多年的统治中,人民群众的一万句话确确实实像当时的“副统帅”说的顶不过他老人家一句。然而,基金的历史,特别是规范管理的开放式基金的历史却完全不是或者说不应该是由基金经理创造的。其实,简单地看一下各位基金经理的业绩就知道了,同样一个人,在去年的所有明星经理中,你能看到几个今年还那么辉煌的?所以,一个规范管理的公司,还是公司团队说了算。而我认为,也只有这样一直坚持下去,这家公司才能最终成为一家真正优秀的公司——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2、唐建的事根本上不是唐建个人的事。我对上投摩根就整个事件处置中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公司高管一直强调这是“唐建个人”的事,好象不关公司似的。任何一家公司对于个人的管理问题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并不因为这个问题难就不关公司的事。不管怎么样,有些公司出事情了,有些公司没出,里面有内因。虽然不一定说是必然发生的,但一定与制度缺失有关。如果再诚恳一点,公司首先应该寻找内部制度等方面的原因,而不是一概推脱。其实,仔细一点的人就应该发现,成长先锋是2006年9月份成立的,同样是一只股票型基金,它的市场表现远远不如公司旗下其他基金的表现,没有任何先锋模范的样子。而公司在唐建一段时间对基金运作之后,已经发现他操作频繁的问题,表现出了不成熟性;之后,连证监会有关部门都对此做过提醒,但直到2007320日,公司才正式公告增加赵梓峰为上投摩根成长先锋基金的基金经理,由赵梓峰和唐建共同担任该基金的基金经理。一直到事情正式出来了,才决定除名的事情。这一系列情况说明,最起码公司在基金经理任职考察、基金运作“风险预警机制”的建立上是存在问题的。如果,公司早一点采取行动,唐建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出。不知道摩根先生以为然否?

  3、基金经理与基金的“利益互驱机制”的建立迫在眉睫。虽然我对于某些基金经理对于薪水的抱怨不完全赞同。但在这个几乎全民人心浮躁的环境中,是情有可原的。份额可不可以赎回一直作为开放式基金与封闭式基金机制区别的重要标志之一。但有一个共同的机制建立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至今不为公司所重视。这就是基金经理“参股机制”,或者基金经理“强制买入机制”。记得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非常信奉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他关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关于社会形态发展的理论。实际上,从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看,当今的资本主义已经越来越走向社会主义。这当中两个最重要的标志就是,无产阶级基本上被消灭了,出现了生产资料为全体劳动者所有的典型形式——股份制。话扯远了。回头说,从实践看,股份制使得它的股份所有者真正成为经济组织的主人翁,主人翁精神使得人们最可能对公司产生最大的忠诚。因此,建立基金经理参股公司制度或者强制基金经理购买一定比例自己管理的基金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基金经理的经营积极性。

  4、唐建事情之后,很多人问我怎么办?我说什么怎么办?他们问我,要撤出上投吗?先锋成长会走下坡路吗?对此,我是这样看的:第一,唐建的事情虽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事情,但,因为我们上面说的基金经理作用的局限性,他的除名仅仅从技术角度说,对基金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第二,既然唐建是因为“有问题”才做不好基金的,那么,如果公司在经理人选上能够接受一点教训的话,唐建之后不是应该做得更好吗?第三,对于这么一个曾经有过“问题”的基金,即使从中国人“挽回影响”、“面子”的角度考虑,公司有什么理由不让它做好呢?第四,如果我们认为上投摩根这家公司的质地没有发生变化的话,我们就不应该撤出。

  写完这些,觉得没那么郁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