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股市热——古稀老人如是说  

2007-05-22 17:2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股市热——古稀舅舅如是说

前言

  我以前有点佩服我的舅舅。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住在外婆家,得以知道我有一位舅舅。那时候我对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一张照片。他年轻的身体蹲在一条叫做乌溪江的小河的江岸。那时候我因为这条河的伟岸而对这条“江”充满敬畏。而我更敬畏的是我的舅舅,他穿着一身警察的制服,腰间别着一把叫做“驳克”的小手枪。我对他的历史充满想象。后来,他做过许多事,养过蜜蜂,开过小店,经验过保龄球馆。而我更记得他曾经当过一个小镇的,那时候叫“区”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现在看来行政级别应该是科级以上。他还是一个造反派组织的头头——我记得叫“红色秋收暴动队”,在县里也是很有一点名气的。用现在的话来说,他一直没有“工作”。尽管这样,但他一直自食其力,并且似乎还有一点小钱。

  这都是记忆的片段了。我对他真正佩服起来是近半年的事情。有一次,我听说,他要趁在70周岁之前(今年是虚岁70)考一个驾照。虽然,他在我心里和眼里都不曾有70岁的年纪(如果这段文字让舅妈看到了,请您不要生气。因为,也许,以后我有机会会说到,我的舅妈比他年轻、漂亮、有气质得多了),但看到他在电脑面前摆弄那些连我们这些老驾也都摇头的“交法”试题的时候,我竟动了恻隐和同情,我知道他不可能通过这种考试。然而,我竟错了。他一次就通过了。后来我去考场看过他一次,才知道他真的会成功。最近又有一次,我居然听他谈起了股票!而我之前认为,他一直生活在田园(他那个农村的园子种了几十种的水果,我最喜欢他的冬枣和春笋)的麻将之中。

舅舅如是说

  今天早上7点种的时候突然接到舅舅的电话。我老婆接的,好象说了好长时间的股票,后来要我接。我原来不大关心股票的事,但既然是我另眼相看的舅舅,得接。他开口没什么事,说就“央(请求的意思)”你做个事情,知道你的博客有点小名气,你能不能给我写一个东西,表示我对股市的一点看法。我说,我记得你在“文革”的时候写过十几张大字报,那是很有文采的。还是你写我抄吧。他说,那太烦,还是我说,你写吧。我说,那行吧。

  舅舅的意思大概有那么几个:

  1、现在股票4000点了。你说高吗?我说一点不高。你5年熊市过去,行情刚刚开始。经济是在不断发展的,而且经济发展得这么快,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就是按照2001年2200点来说好了,5年多过去了,涨70%应该不会过吧,那一算是多少?也最起码是3700点。而且这几年经济越来越好,人民币又升值,奥运会又要召开,你说4000点算什么?

  2、全民炒股有什么不好?现在有一些论调,认为全民炒股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有什么不正常?让全国人民参与国家经济建设有什么不好?买股票就是促进经济发展,到底坏在哪里?

  3、炒股票除了参与经济建设这一个好处以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家赚了钱了,钱拿来干什么?拿去消费,消费有什么好处?国家不是希望拉动内需吗?不就拉动了吗?

  4、现在动不动就有人说炒股不好,我看是有人患了“红眼病”。中国好多人就是这样,看到人家赚钱了自己失去机会,一肚子不舒服,要跳出来。“红眼病”早就证明要害死人,以后还是害人,还害自己。

  5、一说股市过热,就要监管。我说是应该监管。但监管什么?你有本领多监管那些“蛀虫”,那些“老鼠仓”。把那些人监管掉了,你就是真本事。

    6、我一直就是满仓,今后还是满仓,看他们怎么我!

  一点说明

  现在写这个东西离舅舅的电话已经14个小时以上了。只能说个大意。

  特别申明:舅舅的话不代表他外甥的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