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谁来拯救你,我的基金  

2007-04-14 13:4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来拯救你,我的基金

  1875年6月初的一个早晨,旧金山的人们一觉醒来,就读到〈〈纪事报〉〉上一则最捉“眼球”的报料。题目也很醒目,叫〈〈一个弃妇〉〉,大意是说,一个女人开枪打自己的太阳穴,原因是因为她的丈夫“把她赶出家庭,因为她不肯打掉她怀着的胎儿——一页薄情史,一页家庭变故史”。那个女人是芙罗拉.威尔曼,俄亥俄州马西隆的垦荒者威尔曼家的害群之马;那个男人是詹尼教授,巡游的爱尔兰占星家。尽管后来证实,詹尼并不是罗拉.威尔曼的丈夫,罗拉.威尔曼原本也没有多少自杀的意思,因此,子弹只使她受了一点皮肉之苦,所以我们应该把他们淡忘。但那个胎儿却是我们应该记住的,他后来的名字就叫杰克.伦敦。

  这个故事就说到这了。说说我们关心的事,还是基金。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上证已经登上3500点的殿堂,深成指也已经一举跃上10000点高峰,这当然是好事。至少,在大部分人看来,不是什么坏事。但对于大部分广大基民来说,就只能说是喜忧参半了。喜的是,最近大部分基金或多或少都有所表现,忧的是,大部分基金表现仍然不那么理想。两年多来,我第一次听的空前多的也是,“老傅,你说要不要杀了这只基,换成那只怎么样?某某某某表现得真是不错啊。”情况真的是这样,2007年以来,粗略地翻看了一下,大概最起码也有95%以上的基金没有跑赢大盘。这确实够让人失望的。也难怪这就引发了许多基民的质疑,我们以前推荐的所谓质地好的基金是不是从此落伍了,沦落了,没戏了?是不是真的有风水轮流转的事?对于前者,我们持肯定的否定态度;对于后者,我们说,如果真是有,也是短暂的(有人一定又会问,这个短暂是多少?我说,半年至一年。其实,就基金收益来说,如果我还有记忆,我曾经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说过N次,2007年基金收益能够有20%我就满足了。这意思并不是说,我预测基金的收益不可能更高,而是说,如果只有这么一点收益,你也没什么好责怪和奇怪的)。

  至今我对95%以上基金弱于大盘没有丝毫意外。反过来,我倒是对近几个月来鹤立鸡群的基金有那么点担忧。记得,去年在广发小盘最为风光的时候,我在赞赏朱总监优美的博客文笔的同时,对公司决策流程以至投资理念表示了质疑;在嘉实策略创单日认购记录,基金评论界朝野欢呼雀跃的良辰美景中,我泼出了一盘冷水。而现在,我又对华夏大盘等“快刀手”产生了深深的忧虑,因为,从它大量持有小盘股的事实中,我们看到它离自己的“招募说明书”已经太远了,或者说,它真的像很多人说的,“基金已经比机构更机构了”。最近,又让我看到一只惊人的基金,“大成300”。作为一只指数型“被动型”基金,最近频频分红,其结果是,收益居然大大落后于沪深300指数!这在指数基金中是不多见的。我对于前两只基金不看好的“乌鸦语言”不幸言中,对于后两只,只能说拭目以待了。 

  其实,基金本身是专家理财。因此,我们无意于也没资格和实力指责基金具体的操作行为。但,我一直有一个信念,选择一只基金首先要选它的公司,而选择一家公司不仅仅看它的法人治理结构是不是漂亮,更重要的是,它的文化,并且能不能把它的优良的公司文化保持下去。面对诱惑,是不是有真正对持有人负责的态度,是不是有“永续经营”的态度。

  谈到这个问题,让我想到一段历史。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罗斯福上台,推行新政,第一策,就是矫正被奉为美国立国之本的“古典自由主义”。新政实施后,被大萧条吓坏了的美国民众简直将罗斯福视为神明,国会授予总统空前大的权力,“罗斯福那时想搞独裁,易如反掌……”而事实上,他也确实走出了“行政权力试图探入司法领域的危险的一步”。如果那一步走出去了,他就成了第二个希特勒。阻止他在这一步上前行的是美国的右派组织和美国民众。这个例子说明,如果民主制度不是建立在全民的政治思想和生活方式上,它就算形式上建成了,也难以实现其精髓。文化的力量是何其之强大和重要。

  当今的基金确实受到了来自于两方面的力量的挤压。一方面是诱惑,大盘上扬的诱惑。换一句话说,无论从资金实力、从团队、从研发能力上都不及基金的游资能够在市场上轻而易举地,有时甚至是把基金当作坚强后盾地获得超额利润,这不仅仅对散户,就是对一贯我行我素的基金也是莫大的诱惑。另一方面,基民对基金过高的期望,以及市场上的暂时的利益比较机制使得不成熟的基民对基金慢慢失去耐心而给基金带来的压力。如果你细细地揣摩一下最近900亿大军认购上投内需动力以怪现状,就不难的出结论,与其说它是一种“上投摩根现象”,倒不如说是投资者的“狂热现象”更符合实际、更贴切一些。

  在垃圾股、在上市公司故事、在游资做庄、在失去理性的市场面前,我们是否也应该随波逐流,是否也应该失去理性,是否真的会被“逼良为娼”?谁来拯救你,我的基金?关于这个问题,让我回过头来,想起了本文开头的那位被世人称做“马背上的水手”的百年一遇的伟人杰克.伦敦。从史实上看,他的成人并不是因为开头的那个“报料”,而是他对理想、对信念的迷恋和他的不屈不挠的青春气概,连同他的错误、连同他的那些使他一再受挫折的弱点。基金,当然也有它自己的弱点,基金也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而我们对你所期待的,是要有背上“十字架”的勇气和气度。需要像杰克.伦敦那样去战斗,去坚持。同时,对于一些暂时迷失方向的基金管理人,但愿你们能够读到下列一段文字:

  他们在髑髅地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同时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耶稣在中间。

  当时耶稣说:

  “父啊,赦免他们吧!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阿门!

 

附:《杰克》

>杰克·伦敦(1876——1916)是美国近代著名的作家。他和马克·吐温,也许是我国读者最熟悉的两个美国作家了。可是两个人的结局大不一样。马克·吐温以七十五岁高龄病死在写作岗位上,实践了他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大的快乐”的信念。杰克·伦敦却在四十岁壮年之时,吞服了大量吗啡,在自己豪华的大牧场中结束了一生。
>  杰克·伦敦的童年是很不幸的。他是一个在旧金山出生的私生子,生父是一个占卜者。后来,母亲嫁给已经有十一个孩子的约翰·伦敦,继父的境况也不好。杰克·伦敦的童年在穷苦的日子中度过。十一岁他就外出打零工谋生,十四岁到一家罐头厂做工,每天工作十小时,得到一元钱,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干了不多久,这个十四岁刚出头的孩子借了一些钱,买了一条小船,参加到偷袭私人牡蛎场的队伍中,希望用这种手段来改善穷困的处境。偷袭中他被渔场巡逻队抓获,被罚做苦工。不久,他放弃了“牡蛎海盗”的营生,当水手去远东。航海生涯,增长了见识,扩大了眼界,遍地的贫困、剥削和暴力,深深地印入杰克·伦敦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心灵中。
>  航海归来,境况并未好转。1894年,十八岁的杰克·伦敦参加了“基林军”,这是当时由平民党人领导的向华盛顿“进军”的失业者组织的一部分。这次“进军”的领导人考克西等在华盛顿以“践踏国会草坪”被捕,进军组织亦遭取缔。

杰克·伦敦在退出“进军”行列之后,又继续过流浪生活,监牢、警察局成了他常进常出的地方。 
  长年的流浪没有使杰克·伦敦丧失生活的信心,他强烈地追求知识,不甘于自暴自弃。即使在飘泊无定、随时会以“流浪罪”被拘捕的困境中,书也总是他的伴侣。1896年他二十岁时,甚至还考进了加州大学。然而,大学的门毕竟不总是向穷困如杰克·伦敦这样的人敞开的。1897年他就被迫退学,同姐夫一起去阿拉斯加淘金。“黄金梦”又很快破灭,身染重病回家。 
  一条条的路走不通,一件件的事碰壁。杰克·伦敦萌发了写作的愿望。他有丰富的生活经历,有满腔的对穷苦人的同情,在二十三岁(1899年)时,他的第一篇小说《给猎人》发表了,二十四岁时出版了第一个短篇小说集《狼之子》。在这些作品里,淘金工人的生活是杰克·伦敦心爱的题材。 
  杰克·伦敦的思想是混杂的。他读过马克思的著作,也读过黑格尔、斯宾塞、达尔文和尼采的著作。在他青年时代的作品中,人们可以感到他向资本主义社会挑战的脉搏。1907年(时年三十一岁)写的《铁蹄》,指出美国资本主义有向极权主义转变的可能性,还对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和消灭作了有预见性的警告。我国已经有译本的《马丁·伊登》(1909年),是杰克·伦敦的代表作。这本带有自传性的小说,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残酷无情,对人性的蹂躏、对正义的践踏。主人公伊登依靠个人奋斗成了名,但是成名之后得到的不是欢乐,而是可怕的空虚,结果以自杀了结一生。七年后,它的作者杰克·伦敦真正走上了马丁·伊登的道路。 
  极端的个人主义,尼采的“超人”哲学,把杰克·伦敦带进了一个矛盾的精神世界,使他青年时期具有的向资本主义社会挑战的判逆者的性格,逐渐消褪,变成了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1911年,他公开声明,他写作的目的就是为了钱。他在成名之后,得到很多的钱。他认为他有权过豪华奢侈的生活。他曾经用一大笔钱建造一条命名为“斯纳克”(一种想象中的恶兽)的游船;1913年用了十万美元(在当时是一笔惊人的钱财)以近四年时间建造一所名叫“娘居”的别墅,在落成后即将迁居的时候,忽然起火焚毁。这位已经侧身上流社会的大作家,看了看价值十万美元的废墟,摆了摆手,宣布将另建一个庄园。这时的杰克·伦敦已经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拜金主义泥沆,为了得到更多的钱,粗制滥造,写出一些完全背离自己信念的低劣之作。 
  他在1911年时还说过:“我如果自己能够作出选择的话,除了写一篇说明我对资产阶级世界是多么鄙视的社会主义者的文章外,我什么也不会下笔。”可是在1916年1月,他公开声明脱离自己曾经积极参与活动的美国社会党。 
  这位曾经饱尝人世艰辛,也曾经用自己的笔为社会底层的不幸者呼喊过的作家,随着他的成名和发财,沉沦到了极端个人主义的深渊。1916年11月22日,杰克·伦敦用自杀结束了四十年的一生,留下了鱼龙混杂的四十九部著作。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