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叹理财投资的过度“专家情结”  

2007-01-07 14:10:21|  分类: 关于基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叹理财投资的过度“专家情结”

  前天因为根据个人的原因做了一个两年来的第一次赎回。并在网上说了一下。本来也就是有很多朋友一直想知道我自己的操作情况,所以通报一下,因为时间不允许,对动机没有更多说明。想不到就引起了极度的反响,众多朋友中焦虑者有之,迷茫者有之,不解者有之,连漫骂和人身攻击都有了(想来本来还是把自己装扮成所谓粉丝吧,不然这事与他何干?),真正冷静的屈指可数。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况除了在第二天补一个说明,主观意愿已经到了,也不能有更好的补救办法,暂时只能随它去了。这不是本文要说的主题。

  不过,这事倒使我想起了另外一个憋在心理很久的事情。那就是理财投资中过度的“专家情结”。虽然,我多次说过,我是一个极其平凡的人,为了证实这一点还在博中登了照片,正如一位未署名的网友近几天给我的留言说的,“一副丧气的样子”。而且,我还最反对专家迷信。但还是有人认为我是专家,即使嘴巴不说,心理也还是这样认为。关于这一点从朋友们的回帖和言语中得到了证实。这下子,我要不是“专家”好象都已经不行了。权当一个靶子吧。这也不是本文的主题。

  我原来一直不知道专家是怎么“炼”成的。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一点点端倪。专家大概来自于三个渠道:一个是在某一个领域,由于他写了好多东西,大部分被证明是对的;或指导人家做了好多对的事情。第二种是自封的。比如那些股评中的“黑嘴”。第三种是人家比如一些媒体吹出来的。本来,按照我上面说的大体三个渠道,区分真假专家是很简单的:就是看他说的、做的对了几次、错了几次。然而,由于人的生物性,简单的事情就变复杂了。心理学上有一个叫“锚定理论”的,很能说明要真正区分真假专家事实上并不那么容易。那个理论是这样说的:一个影象在脑袋中的最先记忆,起到了船锚的作用——抛下锚,船就漂不远了。也就是说,当你第一次听人说某某是专家或者认为某某看上去像专家,那以后你对他“专家”的形象就很难破除了。所谓先入为主说的是同样的道理。不管他了,专家是真是假,也还不是本文的主题。

  我们要说的主题是:专家不是万能的,努力放弃“专家情结”,别让专家印象欺骗了自己。为什么呢?第一,就是我们上面说的,专家有真有假,不能一味相信。第二,专家也有错的时候,所以你不能完全听他的,更不能盲目崇拜。第三,有相当多的时候,专家自己也给不出一个好的答案。在我的家乡流传着一些关于匠人景况的说法,很有点黑色幽默:木匠家的凳子都缺一条腿,泥水匠家的房屋都是漏的,中医不知道怎么给自己开药方。说得很朴素,却很值得玩味。第四,专家是人,所以有时就会生病,生病的时候可能会说胡话。第五,专家大多(注意,不是全部)有点偏执,不愿意承认错误。一方面是面子关系,另一方面他要维护他的理论的尊严。如果他说自己错了,他的理论就瓦解了,他就沦为杂家而不是专家了。这5个方面是从专家自身情况说的。最重要的还是第六点:即使真正的专家,他可能也只对普遍意义上的理论是专的,他可能解决共性问题,但他未必能够解决更多的个性问题。

  看到一则小故事,有点启发。2006年4月,克林顿在接受美国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奥普拉采访时,后者提了一个问题:“您的女儿有了男朋友。作为父亲,您给她关于男人的最好建议是什么?”克林顿脱口而出:“我只对具体的男人给她提出建议,从不对男人进行整体的评价。”这则故事可以这样看:小克的意思是:抽象了的印象往往是错的。

  好了,主题已经说完了。总结一下:

  一、由于“锚定理论”的作用,关于专家,人们往往得到一些假的印象,而这些假的印象又往往比事实更重要,因为人们往往是根据印象所形成的观点去行动的。如果是这样,由假的印象促成我们的行动,结果就使这个世界变得很荒唐。

  二、抽象了的印象往往是错的。套用一句曾经时髦的话,马克思的理论虽然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实践中也只能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才能放出它应有的光芒。同样的,投资理论也只有跟自己的实际相结合才能取得好的效果。

  三、专家并不都是无能的,但专家更不是万能的。只有努力放弃“专家情结”,在专家理论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独立的见解,才能做出正确的投资决策。

  如果道理还没说明白,那就用古代的一位思想专家的古文做个结尾。东汉的王充在他的《论衡.道虚篇>的开篇中这样说:“儒书言:皇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须下迎皇帝,皇帝上骑龙,群臣、后宫从上七十余人。龙乃上去。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须。龙须拔,堕皇帝之弓,百姓仰望皇帝既上天,乃抱其弓与龙须吁号。”在我看来,这种事即使不能说很悲哀但真的也不算什么好事啊。您说呢?

  最后,说一句最题外的话:这几天我有时很认真地想,我如果继续这么“专家”下去,误人子弟,何不如关了这个博可能对大家还更有益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