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傅慎愿意签下宋祖德  

2006-10-31 17:46:23|  分类: 关于不是基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慎愿意签下宋祖德

  

  这是一个伟大的想法。

  傅慎曾经发过一个毒誓:今生不沾娱乐界那些“下三滥”级人物的博客,否则就断却来生。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今天因为要做一个评论的“回应”,打开自己的一个博文,无意中瞥见了搜狐博客特有的一个链接,叫“其他博客也发表了类似文章”,稀里糊涂点进去,却诧异得瞠目结舌,先是大惊失色,继而如五雷轰顶,原来已然误入“下三滥”之一的宋祖德的博客!瞬间意识到香水有毒啊,贞洁难保了。惊魂甫定之际,眼睛已经不自觉地往他的博文扫下去。这一扫不打紧,却开窍了傅慎多年的木头疙瘩脑袋,遂酝酿了一个伟大的想法,何不附庸风雅,也照样画葫芦做一个填鸭式的博文来?没有来生但有今生畅快也是不错的选择。YES,YES。

  是文。

  傅慎多次批评过宋祖德这老家伙,标榜自己的纯洁,骨子里却爱炒作,又没什么真材实料,还一个劲地爱忽悠娱乐界特别是娱乐界除了美女徐静蕾以外的女演员。但是,今天,傅慎终于发现除了跳梁小丑的一面,宋祖德身上也是有优点的,那就是他夸赞今年的超女季军刘力扬。原以为他对名人一向是诟病有加的,不想这次宋祖德在公开场合为刘力扬没获冠军鸣不平,更表示愿意签下刘力扬以为“粮荒”,这一态度令傅慎颇为欣赏,也让傅慎对宋老头的印象改观了不少,看来,这老家伙有时也是讲人话的。因为傅慎虽然不欣赏刘力扬,但从宋糟老头的口里得知刘力扬是一个有望成大器的女孩。

  在大陆所有博主里面,前三甲里一直少不了宋祖德,最近排名有点下降,让人家挤了上去,所有挤上去的人都很难服众,当然,这结果无非是黑幕和交易罢了。对此,傅慎此前已有文章专门谈及,而且在糊弄卫视的公开场合,说过迟早要为此事打官司的,在此就不再赘言。

  单说宋祖德。这个老头口才好,又龇牙咧嘴,天生一副明星相,难得的是,他在什么场合都不吃虚伪的彬彬有礼那套,而是蛮胚一个,开口就是破口大骂,既不像某些明星那样明明成了大气,外表却装得温文尔雅,温良恭俭让,也不像另一些新人那样诚惶诚恐,毫无自我,令人鄙夷。宋祖德大方、坦然、自信,那份口若悬河,无中生有又从容和镇定的“泼男”气质,使他的帅气、霸气显得神明一样至高无上,不容亵渎。这么老的年纪能拥有如此雍容的气度,傅慎以为,其一,是来自扎实的“街骂”文化功底,俗话说“泼妇呵气街自骂嘛”;其二,是来自他的一颗粗俗心。胡思乱想继而胡言乱语继而胡说八道而面不改色,这是很多历练千年的江湖“骂手”都达不到的境界,但宋祖德却做到了。所以傅慎欣赏他,因为傅慎即便修炼三生恐也不及宋祖德万分之一。

  泼男、泼妇古已有之,但以骂出名是宋祖德的一大发明,古往今来仅此一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此,以宋祖德之言之行,评比条件一流,冠之以“泼男新秀”荣誉称号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他不是站在大陆“骂台”,凭他自身的硬件软件,完全可以在台湾议院乃至国际“骂界”有更好更快更强劲的发展。像宋祖德这样优秀的选手的参与会在一定程度上为将来举行的“骂林大会”挽回一些声誉,使“骂林大会”显得不那么面目可憎;但愿“骂林大会”主办者和所有选手会有点自知之明,或者说还残留一些起码的良心和道义,手下留情,不要再像泰森一样,非要把对手给赶下台才肯罢休。

  如果“骂林大会”还像其他所有“大会”、“节”一样把选手当成摇钱树,那么傅慎很愿意张开怀抱,签下宋祖德,并为他度身定做一批更加精彩绝伦的“泼语”作品,让他在三年内一跃而为骂林泰斗。是金子,总会发光,宋祖德的优秀完全是他与生俱来的内在品质决定的,实际上和“泼林大会”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