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基民

我爱基民,如果我哪一天不爱了,那么我还是我吗。基金不是给天才的圣礼,基金是给凡人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搜狐博客http://afxcafxc.blog.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朱平:你到底想说什么???  

2006-10-20 17:06:25|  分类: 关于基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平:你到底想说什么???

 

  基金业界又到了多事之秋。先是去年的“金信”事发,直到目前投资者的事还没有解决好;2006年10月16日又有华安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韩方河“因涉嫌个人违纪”“被协助调查”的消息传出,并得到公司的证实。这些丑闻已经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够热闹了。

  不知道是不是证券界这么古板的行业也学会“娱乐精神”了,早上10点左右无意之中在网上溜达,忽然又有了新的发现。原来,一直不大露脸的广发基金投资总监朱平也来“轧堆”了。除了之前已经在新浪开博以外,早上居然在搜狐上也新开了一个博,估计也是比较匆忙,就贴了两个日志。一个是《都是飞机惹的祸》,还有一个是《问心无愧 投资洪都航空的过程或与大家分享》。拜读了以后,才知道,除了华安的事以外,市场上又有“广发基金投资总监朱平”也被接受调查的传闻。估计是为了扩大影响或者是为了“辟谣”才开的博。

  本来看过就看过了,不想,他却在百忙之中来我的“博”上踩了一个脚印。所以就很忍不住想说几句。

  不管是为了扩大社会影响也好,为了“辟谣”也好,虽说有"谣言止于智者"、"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等古训,先生完全可以像在自己日志中说的那样,“慎独”,“奉公守法,做一个好人”,不去理会别人的说辞。但毕竟有时讲归讲,真的做了也不容易,所以电脑在你手上,要不要写和写什么都是朱先生个人的事,无可厚非。然而,对于日志中的某些话,出自公司高管之口,是确实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而且越是复习多遍就越不明白朱先生究竟想说什么了。在这里摘录几段原话吧。

  在《都是飞机惹的祸》中,其中谈到当年投资“贵州茅台”的时候这样说,“其实投资股票很多时候就象《滚石》这张最佳封面的出现一样,充满了不确定,没有人知道结果到底会是什么”……“记得2003年的夏天”……“我管理的那只基金几乎在最低位买入一些茅台,但我那时并不认为这是一只将在未来三年内上涨八倍的股票,因为我根本想不到酒的价格会涨,也想不到市场将会完全认同消费类股票。”——读到这里,我不禁为投资者出了一身冷汗:如果酒的价格不涨,如果市场并不认同消费类股票,如果中国大陆股市规模再大一些,基金公司可以不必到有限的几只优质股上“押宝”……那你的基金做不好,由谁买单呢?这就是贵公司认识风险、控制风险的方法吗?还是你个人的风格呢?

  在上文中,谈到投资“洪都航空”的时候,“但未来是怎样呢?这些企业能否转型成功,是否会象当初国家投资的家电企业那样在市场中落败;洪都的飞机是否能象期望的一样,配备到部队或者出口;市场如何面对军工这样透明性很低的企业;投资者又能否接受科技类公司特有的高波动性。这些题的答案并不是没有,只是它们都在未来。”——在这么一个没把握的情形下,又那么没有自信,公司下那么大的单重仓拥有,到底是投资还是赌博?公司的决策程序难道允许一只基金做这种毫无控制风险的资产配置吗?

  在《问心无愧 投资洪都航空的过程或与大家分享》一文中,是这样描述“洪都航空”的:“洪都这只普通的股票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一定有他的原因:首先是这只股票是一只很有争议的股票,许多投资者对这只股票过去不良的治理结构记录仍然记忆深刻,做为公募基金这样的机构要不要参与是存在分歧的。”——越来越像赌博了。这么一只让人对其“不良的治理结构”有“深刻记忆”的股票,在高位接盘,不能说不是“大手笔”!

  《都是飞机惹的祸中》是这样以近乎哲人的口吻和语言结构结尾的:“这两天洪都的表现其实只是市场风险的一部分,这种事以前有,以后还会有。谁能回避呢?除非你不投资”——多么轻松,多么轻描淡写啊。

  《问心无愧 投资洪都航空的过程或与大家分享》是这样开头的:“早晨,接到姐姐的问询电话,因为当地的报纸在报道关于洪都航空的事,叮嘱她一定要把那一页抽掉,不能让父母看到。希望这件事能快些从人们视线中过去,不要让不相关的人包括我们的亲人、包括基金的持有人,受到不应受的伤害。 ”——个人认为,抽掉报纸不给父母看到当然是对的;但一件这么重大的事,我们是应该让它“快些从人们视线中过去”还是应该立一块“耻辱碑”以吸取教训呢?难道,仅仅是事情从“视线”里过去就能避免基金持有人不受到伤害了吗?

  我虽然从来没有“染指”过广发基金,当然就不是持有人,但我一直钦佩于他们的业绩,并经常关注着她,偶尔也会将其旗下的基金推荐给信任我的基民。但,一件事情让我对它有了一点想法。记不起具体时间了,在今年的一个敏感时段,某一天大盘有一定幅度震荡,但股指并未下跌,它旗下的某只基金却有了几乎让人难以容忍的跌幅。让我顿觉很不舒服。第二天有朋友问我的看法,我说,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的发生,不说它持股结构不合理,持股过于集中,最起码,在管理上和决策程序上是有一些问题的。我想,如果作一个认真的客观的反省,朱先生是不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前几天,网上盛传广发以“跌停”的决心抛售“洪都航空”,虽然我也注意到了它的异动,但就像我给一位朋友在我的日志上留言做出的回应一样,我认为,“韩方河事件”确实难以避免对基金业甚至整个证券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但这种影响是有限的,也是短暂的。以我素有的态度,网上的事我大多是用一种娱乐精神把它们当作娱乐看的。问题在于看了朱平的日志以后,那种本来已经即将淡忘的不舒服又复苏了。纳闷了半天,突然醒悟,兴许,朱先生是想表达这么一种意思:曾经被我严重推崇的开放式基金在你们广发那里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庄家"、"炒家",而不是一个战略、价值投资者?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已经对基金公司的治理结构,对基金公司高管的综合素质,对它的决策机制,管理体制,乃至基金监管都很生发了一些忧思了。
  

  有一位朋友在朱先生的日志中的留言可以借了做我的结尾:“是飞机惹的祸?我看是人惹的祸啊!!!”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